宜黄最美嫂子方兰香照顾瘫痪小叔子23年

为小组叔子冲开水泡茶.jpg


夏至过后,空气中的闷热越来越重了。

  这种闷热,对宜黄县梨溪镇中和村瘫痪在床的农民吴国友来说,是最不愿期待的:“天气热了,俩嫂子又要整天惦记着帮我擦洗了,要让她们受累了!”

  从1994年不幸罹患脊椎炎重疾起,今年54岁的吴国友已经在床上躺了23年,也由大嫂方兰香、二嫂方秋兰照顾了23年。23个春夏秋冬,带走的是方兰香、方秋兰两名普通女性的青春年华,留下的是嫂子如娘的亲情佳话。

“这俩嫂子,那真是让人佩服。照顾这生病的小叔子,细心周到不说,最难得在于长远。”7月5日,为笔者带路的中和村五坑组的村主任邹献奎感叹,“23年如一日,从没见她们厌烦过,你说这算不算是‘最美嫂子’?”

嫂子如娘握好“亲情接力棒”

早年父辈留下了一间30平米的土胚房,是吴国友独身一人的居所。见到吴国友时,他正躺在床上翻阅报纸。“虽下不了床,没走出房间,可看报纸能了解外面好多信息。”吴国友乐观地说,嫂子每天送来饭菜时还顺便带来报纸,让他不那么“孤寂”。而几十年前,吴国友患病后,曾一度抑郁,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。

上学读书期间,吴国友的脚关节就隐隐作痛,以为风湿病痛,没有当回事。1990年,在家务农的吴国友病情加重,痛的不能下地走路,开始四处求医,举债治疗。跑遍南昌、福州等省内外医院,结果诊断为免疫性疾病脊椎炎,没有专用药物可以对应治疗,只能服用止痛药缓解疼痛。1994年后,吴国友下肢开始失去知觉,从此无法动弹了,一直瘫痪在床。

“当时我就一个念头,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,免得自己痛苦还连累亲人。”如今的吴国友回忆当初的磨难,已经是云淡风轻。只是,说起自己的两位嫂子,却难掩感激之情:“要不是我有这么好的俩嫂子,那说不定我还真是活不到现在呢。”

吴国友是家里兄弟三人中的小弟,患病的时候,主要是父母照料,后来,父母年纪大了,吴国友的兄嫂便过来“搭把手”,替老人分担一些。1995年,年老的父亲去世,年过70岁的母亲也患病卧床不起,照顾吴国友的任务彻底落到了两位兄嫂的头上,一边是弟弟的一日三餐,生活起居,一边是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。

“可怜的弟弟31岁就瘫了,没能娶妻,没人照顾,可只要有我们兄嫂在,就不会丢下不管。”大嫂方兰香很朴实地说,吴国友母亲知道哥哥、嫂嫂对弟弟好,还临终托付要把兄弟带好了!方兰香和弟媳方秋兰商量:“家中男人要在外干活养家,照顾弟弟的事,咱俩给承包了吧。”

俗话说长嫂如母,两位嫂子从父母手中接过了“亲情接力棒”,23年如一日,照顾瘫痪在床的弟弟吴国友,让他感受家庭亲情的温暖。“不是一个月几个月,而是十年几十年了,现在嫂子俩年岁也大了,真不容易!”吴国友眼里泛起泪光,心存感恩道。


站一旁陪着小叔子.jpg


不离不弃上好“每天必修课”

吴国友的房间里,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,床边摆着一张小凳子,凳子上面放着茶水、书籍等。夏天为了让弟弟凉快一点,兄嫂在床头安装了风扇,配好电视机给他解闷。

方兰香告诉笔者,她和弟媳方秋兰约好每隔十天轮流前往照看弟弟,日复一日,擦身、洗衣、送饭、喂药……每天的“必修课”从未间断。“这么长的岁月里,吴国友竟然没有生过一个褥疮,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。 附近的村民只要说起俩嫂子悉心照料弟弟,就会翘起大拇指

“弟弟有喝茶叶水的习惯,每天都要冲两壶开水泡茶,一年要喝掉四五斤茶叶的。”兄嫂猜想喝茶对弟弟体质有一定益处,常年备足了茶水不间断供应。二嫂方秋兰说:“有时,我们出门走亲戚做客去了,就会交待儿子、儿媳来送饭、倒茶的。”多年来,在方兰香、方秋兰的言传身教下,她们的儿子、儿媳、女儿、女婿对叔叔都非常孝顺,一有时间就回来看望、伺候,逢年过节还会为他买来水果和营养品。

“人们常说,久病床前无孝子,更何况是嫂子呢。这20多年,两位嫂子真是不一般,难能可贵!” 好兄嫂数十年如一日照顾弟弟的义行在当地传为美谈。村主任邹献奎说:“现在村里人教育子女都以她们家为榜样,形成了人人尊老爱幼,邻里互助的好风尚,也助推了当前移风易俗树文明乡风建设。”

“吴国友在村里属于分散供养五保户,他现在的住所也列入了危旧房改造计划。”结对帮扶的镇干部邹传福说,政府也在全力解决他家的困境,届时改善居住环境后,更方便家人供养照料。

   “这辈子有这么好的嫂子真是我的福气,生活在这个时代也是我的福气!”吴国友虽身遇不幸,却接连感叹自已的幸运。


文章分类: 最美家庭
分享到:
扫描二维码
关注公众号更多惊喜等着你!